朝鲜人权又成为政治理念的羔羊,谁来呵护朝鲜百姓?

联合国总会每年12月都签订新的朝鲜人权决议。

预计今年的朝鲜人权决议也会顺利通过总会。

也就是说,国际社会一直非常关注改善朝鲜人权。

可是唯独在韩国,在改善朝鲜人权问题上逆时代潮流而上。

 

朝鲜人权财团是改善朝鲜人权问题的核心机构,可是因为执政党与在野党之间的意见冲突,至今还没能任命财团理事,财团也因此还没能正式出台。

施行朝鲜人权法已经过了两周年,可事实上处于奄奄一息的状态。

8月28日,政府把朝鲜人权财团预算从去年的108亿韩元缩减到8亿韩元,缩减幅度高达92.6%。

因此有人认为,事实上无限期推迟了人权财团的正式成立。

 

朝鲜人权法经过十一年的不谢努力才通过了国会。

朝鲜人权财团是依据朝鲜人权法成立的财团,其目的是改善和提高朝鲜人权。

可是正式出台时机一再推延,韩国国内的朝鲜人权团体们都因财政危机到了枯死的地步。

 

一些人认为,不能正式出台朝鲜人权财团的根本原因并不是在于执政党与在野党之间选定理事问题上的意见分歧,而是在于不希望履行朝鲜人权法的理念过度和漠不关心朝鲜人权法命运的理念缺乏现象。

 

我来到韩国之前无法理解韩国把改善朝鲜百姓人权问题当做政治问题的现象,可是现在能理解一些了。

我认为,过去向往社会主义和民族主义理念的进步派政界人士们并不是对朝鲜同胞们遭受的苦难感到心痛,而是怕刺激朝鲜政府。

 

他们举着南北关系的特殊性否定人权的普遍性,好像是在认为为了发展南北关系或者民族统一,可以忽视朝鲜同胞们的人权。

一些保守派的政界人士好像也缺乏人权才是自由民主主义理念核心因素的认识,并且还缺乏实践意志。

 

朝鲜人权法是经过执政党与在野党的磋商在国会立的法案,是国民的要求,也是国民的命令。

决不能容忍一听“朝鲜人权”就出现过敏反应,或者一贯以耳旁风怠慢处事的态度。

 

以为朝鲜同胞的人权只能让步于南北关系的发展或特殊性,为民族统一可以进行牺牲的想法是违背文明的进步与人类良心的观念。

实现南北统一的最优先条件就是同等对待朝鲜百姓和韩国百姓。

他们也应像韩国百姓这样享受人类的普遍价值——人权。

如果不同等对待朝鲜百姓和韩国百姓,统一也只是空洞的呼喊。

 

我殷切希望政府和政治界先正式成立朝鲜人权财团。

虽然还有很多不足之处,也有很多问题有待处理,但让朝鲜人权法有所行动才是改善朝鲜人权状况的第一步。

不要在争夺人权财团主导权的问题上虚度时光,希望从大局出发进行大度的妥协。

 

尽快出台朝鲜人权财团才能向国际社会告知朝鲜人权状况的紧迫性,保持韩国的国家威信。

应该尽快任命空缺了一年多的外交部朝鲜人权国际协力大使,摆脱回避朝鲜人权改善问题的印象。

 

市民团体在改善朝鲜人权状况上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市民团体只翘首以待政府的支援,就干不了任何事情。

应该走进群众之中,通过积极的宣传和教育提高人们对朝鲜人权状况与朝鲜人权法的认识。

 

只有政府、政治界、市民团体齐心协力共同努力才能摆脱对朝鲜人权问题的错误的看法。

我期待韩国社会站在改善朝鲜人权问题的最前列,加快实现朝鲜百姓与韩国国民一同享受人权的那一天。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