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使韩国国情院赶出太永浩的谎言

7月31日,朝鲜在对南网络媒体《民族同心(uriminzokkiri)》表示,我因为朝鲜的强硬措施和南朝鲜的民心,从隶属于国情院的国家安保战略研究院赶了出来,虽然失去了研究员的资格却毫无醒悟地继续埋头于反北阴谋诡计之中。

 

5月19日,朝鲜威胁韩国政府说,如果不采取特别措施让太永浩闭嘴,就会面临取消南北高层会谈等严重事态。之后过了一个半月,又一次打开了炮门。

 

金正日执政时期,朝鲜采取了无视脱北民反北活动的政策。可是脱北民人数超过3万名,脱北民为2014年联合国发表的《朝鲜人权情况调查报告书》编写提供决定性的证词之后,对脱北民开展了人身攻击。

 

朝鲜对脱北民进行人身攻击,目的在于削弱脱北民在世界各地开展的统一活动。可是朝鲜这次对我进行的人身攻击跟以往的不太一样。他们强调说,由于朝鲜的强硬立场,我被取消了国情院国家安保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的资格。

 

2011年,朝鲜保卫部副部长柳京(音)被枪毙的时候,向朝鲜内部散布了柳京访问首尔时跟韩国国情院私通的消息。这次他们是想通过连太永浩也都能从隶属于国情院的机构中赶出去,来告诉在海外的朝鲜人自己对韩国的掌控程度有多大,给人们产生恐怖心理。

 

据说,朝鲜最近对百姓们教育道,韩国的执政党是进步党派,就算逃到韩国也会像太永浩或者柳京饭店的负责人那样成为“坐冷板凳的人”。朝鲜说的像是自己可以随心所欲地摆弄韩国。动用谎言也要防范脱北是因为脱北行为直接威胁着朝鲜的体制。

 

朝鲜这次攻击我的时候犯下了两个错误。一个是自行暴露了朝鲜的核战略。另一个是重复了来到海外的所有朝鲜人都不会相信的虚假事实,反证了自己的主张是不真实的诬陷宣传。

 

最近,我在各种座谈中说道“朝鲜忍受不了联合国强有力的制裁而采取了绥化政策”,“6.12美朝共同声明是2005年9.19共同声明的倒退”,“不能分离终战宣言与无核化”等,朝鲜对此非常气愤。朝鲜主张签署终战宣言是建立朝鲜半岛和平体制的第一步,试图把终战宣言和无核化问题分离开来。可我不断揭露了他们的这种心思,他们感到不耐烦了。

 

朝鲜还诬陷道,我在朝鲜驻英国大使馆工作的时候挪用了巨额国家资金,出卖了国家机密,甚至强奸了未成年少女,被召回朝鲜接受调查时怕受到处罚才逃跑了。

 

在海外的朝鲜人都知道,像朝鲜驻英国大使馆这样的小机构一个月活动经费还不足1万美元,没有可挪用的资金。而且在海外的朝鲜人也都非常清楚,朝鲜当局为调查犯罪事件召回海外人员时,为了不让本人有所察觉会用其他工作上的理由让其出差到平壤。

 

朝鲜当局公开表示我所写的书的题目为《三楼书记室的暗号》,可以说替我向海外的许许多多朝鲜人做了宣传,让他们便于在网上购买阅读了。这是一件值得积极评价的事情。

 

深表谢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