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奖

大家好!

其实,我觉得今天这个人权奖不应该颁发给才来韩国不到一年,并没能为改善朝鲜人民的人权做很多贡献的我,而是应该颁发给多年来,为了让全世界了解朝鲜同胞凄惨的人权状况而努力的国会议员,朝鲜人权相关非政府组织以及在脱北者民间团体中默默地奉献的朋友们。

目前在朝鲜,反对金氏一家世袭统治,想要自由自在地决定自己的生存方式的朝鲜人民正在持续进行着无形的抵抗和斗争。

在朝鲜,由20年前小地下市场的出现而开始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尽管在朝鲜当局的控制和压迫下,仍然发展成拥有数百个市场的局面,这已经成为了无法逆转的事实。

在朝鲜,尽管传播韩国电影会被枪毙,只是看韩国电影也会被严惩,但白天高呼金正恩万岁,晚上却在家偷偷看韩国电影的风潮正在蔓延。

不久前,在几十发子弹的枪林弹雨中为了争取自由冲向韩国的共同警备区(JSA)朝鲜士兵,在医院里苏醒的那一刻,首先想到的不是水和食物,而是要求播放韩国歌曲和韩国电视。

对于这些内心已经脱离朝鲜体制的朝鲜人民,金正恩的统治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公开处决的恐怖政治以及发展核武器笼络民心。

金正恩体制害怕的正是不断倾向韩国的朝鲜人民民心和不管金正恩政权的政策和意愿而只想要主宰自己的生活的意识转变。

由于共产体制禁止自由表达想法的特性,人民的愤怒和挫折感究竟到了什么样的境地无法预知。

从欧洲共产主义历史来看,人民的愤怒和挫折感一旦爆发共产体制便会瓦解。

正如韩国的经济增长和民主化是通过人民群众的力量实现的,朝鲜的民主化也必须通过朝鲜人民的斗争来实现。

现在我们应该动用各种手段和方法让朝鲜人民了解令人骄傲的韩国民主化斗争历史和经济成果,并且要告诉他们作为人类应该拥有的权利。

如果说金正恩有核武器和导弹这种非对称武器,那么对于我们来说,自由和民主主义价值以及经济实力就是我们的非对称武器。

 

一直以来,朝鲜人民都在通过走私进入朝鲜的USB看韩国电影和电视剧,现在我们应该把可以收看韩国电视的卫星机顶盒送进朝鲜。

我们如果想要帮助朝鲜人民从奴役的处境中解放出来,就应该在面对朝鲜人权问题时,勇敢地从只考虑是否对我们有利而不考虑事实真相来判断的政治情绪中脱离出来。

以去年国民议会通过的“朝鲜人权法案”为基础,我们应该建立一个有关朝鲜人权问题的长期且可以持续探讨的体系。

在南北当局的对话和交流中,我们必须将朝鲜人权问题单独应对,并使朝鲜人权问题彻底地服从人权的普遍性原则。

在联合国的舞台讨论朝鲜人权问题的同时,应该和友好国家,国际组织和国际非政府组织建立多边合作体系。

确保各个朝鲜人权研究机构,非政府组织和脱北者组织之间的有机联系,并迅速成立朝鲜人权基金会等国家性组织,分担各个组织的角色并提高其专业性。

朝鲜侵犯人权的实际情况应该以由政府支援,民间组织负责具体事务的形式记录在案,形成资料。

目前,朝鲜人权政策的相关研究与统一政策的研究相比还很落后,并处在人力资源短缺的状况。

就连朝鲜自己也认为人权问题需要改善,因此这不是一个完全无法解决的的问题。

我们需要利用这一点。

我们应该开展能够在民族和解的原则上获得朝鲜精英人群的民心的政策,使朝鲜精英人群离开金正恩政权,与韩国人民携手共同追求统一大业。

如果我们能够像当年西德说服匈牙利政府开放与奥地利的边界从而打破柏林墙一样,说服中国政府和人民,使脱北者能够自由地来到韩国,这样一来数百万的朝鲜人民将能够越过鸭绿江和图们江,非军事区也将会在几天内瓦解。

我们通过为改善朝鲜人民的人权而斗争,将南北两国人民的心连接起来,当统一的热情团聚在一起,周围的国家也将无法阻挡统一的步伐,

这就是我们所希望的和平统一。

我将把今天给予我的这个奖当作在座各位对我的期待,更加努力地为改善朝鲜人民人权而斗争,直到朝鲜人民从奴役中解放出来的那一天。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