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听证会上的演讲

尊敬的众议院外委会主席爱德华·罗伊斯先生

以及各位众议院外委会的知名人士

 

首先非常感谢爱德华·罗伊斯主席,他不曾忘记帮助我到访美国的约定,使我今天能够在美国国会外委会听证会上发言。正如诸位所知,我在2016年8月亡命韩国之前,一直活跃在朝鲜外交的第一线。因而我的发言,会与那些在朝鲜体制中受到政治镇压的,或是在政治收容所里遭受非人迫害的,或是忍饥挨饿的,或是想要脱离经济困难的其他脱北者的言论有所不同。

今天在这里,我想围绕以下几个问题来谈一谈我个人的想法:在朝鲜担任外交官意味着什么?我为什么要逃往自由世界?金正恩为什么执著于开发核与ICBM?我们要如何应对朝鲜政权?

 

14岁时,我通过选拔,前往中国接受特殊精英教育,那是普通朝鲜人根本无法想象的精英教育。在有生之55年里,我曾在中国、丹麦、瑞典和英国等国家过着朝鲜人眼中的“特权”生活长达20余年。这期间我享受着朝鲜当局给予的政治特权和经济优待。逃亡前我在英国工作,那期间也非常幸运,能够和妻子、儿子一起生活。而我的家族成员们曾是真正的共产主义者。

 

但是现如今我即便被嘲笑,也要背叛赋予我所有特权和优待的朝鲜体制与理念,生活在无亲无故的大韩民国的国土上。今天,我这样一个接受过“必将消灭美国”的教育的人,却站在象征着自由世界的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做出证言。

我之所以决定抛弃所有特权和优待脱离朝鲜,是因为不希望我的子孙和我一样,在现代社会中作为奴隶活着。作为一个父亲,我所能留给子女们的遗产正是那对所有美国人而言再普通不过的自由。假如不带领我的家族脱北,我害怕在遥远的将来孩子们会诅咒我这个将他们推向朝鲜的父亲。

我的孩子们喜欢电脑游戏和Facebook,熟悉邮件、互联网新闻。他们在英国接受教育,自由的思想根深蒂固。我对于他们回到朝鲜后不得不重新适应朝鲜的环境毫无信心。也不能强求孩子们像我一样,一辈子对金正恩和朝鲜体制假装忠诚,心口不一地呐喊“最高领袖金正恩同志万岁!”、“社会主义人间乐园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万岁!”。身为朝鲜的外交官,我不赞成朝鲜现在的体制却不得不表现出对金正恩体制的忠诚。每天过着这种双面人生活无比孤独、痛苦。

在英国从事外交工作期间,我虽然响应着朝鲜金正恩体制的正当性,但是每每遭遇“金正恩怎么能处死自己的姑父呢?”、“朝鲜在开发核和导弹上消耗了数亿美元,为什么还在不停要求国际共同体的人道主义援助?”、“共产主义明明反对世袭,为什么唯独在朝鲜,和共产主义相对抗的世袭统治可以生存这么久?”、“金正恩在视察体育馆和幼稚园的时候都抽烟,难道在朝鲜,领导者凌驾于法律之上吗?”等难以回答的问题时,内心却不得不承认这些质疑是合理的。

每当被问及这些问题,我的心情无比苦痛,这种时候我都会重新回顾朝鲜体制的矛盾之处。

 

人们普遍以为朝鲜精英阶层的生活充斥着奢侈品、高级红酒以及长期的权力滥用等。但是朝鲜大多数干部们的生活完全不是这样的。在朝鲜,干部们必须根据级别高低在公寓里过着集体生活。在这个体制下,升迁意味着可以享受到更高的经济优待,同时也伴随着自由限制等方面的更大牺牲。如果被发现对金正恩体制抱有一点不满或是与金正恩有不同的观点,就会被处刑。

进入金正恩时代以后,这种残酷的处决愈加频繁,正从高级干部的范围扩散到张成泽、金正男等金氏家族内部。在金正恩执政的过去5年里,有100余名干部未经任何司法程序无声无息地被处刑。仅在外交官员中,原朝鲜驻古巴大使、原朝鲜驻马来西亚大使一家被关押进收容所生死未卜,原朝鲜驻瑞典大使、原朝鲜驻联合国教科文代表及副代表等人被召回平壤,随着张成泽被处决,他们也被驱逐出外交部。

这种恐怖统治看似巩固了金正恩体制,但是朝鲜社会的根基正在发生无法预见的巨变。与当局的政策和思想背道而驰的自由市场份额正在持续增长。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朝鲜居民正在适应资本主义经济体制,而非社会主义经济体制。国家的福利体系正在崩溃,数百万的干部、公务员、军人通过贪污腐败、滥用国家财产维持生计。人民现在对朝鲜当局的宣传媒体毫无关心,反而看起韩国电影和电视剧。

人民管制体系随着时间的流逝日益衰弱。

 

2010年阿拉伯之春爆发时,专家们认为这种事情在朝鲜完全无法想象。但是朝鲜国内正在出现的这些变化增加了人民起义的可能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朝鲜国内脆弱的生活环境。朝鲜当局如果不积极适应这种变化,日后要么不得不直面日益加深的不满所导致的后果,要么走上歧途。

目前为止,朝鲜体制完全是依靠长期以来成功有效的恐怖统治和切断外部信息流入来维持的。现在的金正恩政权认为仅凭核和导弹就可以挽救日益脆弱的朝鲜体制。金正恩将与朝鲜相反的繁荣、民主化的韩国的存在视为对自身世袭体制的威胁,不顾早已掌握能有效破坏韩国的手段这一事实,坚持以为用核威胁美国本土的话就能轻易实现让美军首先撤出半岛的野心。如果数千门大炮和短距离导弹以及搭载核的ICBM在朝鲜铺开,从韩半岛到美国都会受到影响,处于危险之中。

当前美国政府正在出台尽可能严厉的压迫和干预政策。目前为止的对朝政策和外交努力之成效,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检验。在我们这些努力出现结果之前,在金正恩政权放弃核武器回到无核化的谈判桌之前,应当持续现在对朝政策的动力,并且扩大制裁对象。于此同时,应当加强韩美同盟,强化军事敌对期态势,预防和制止朝鲜再次以核与ICBM进行挑衅。

在我看来,韩美同盟强化过程中最重要的问题是以“我们协同前进”原则为基础的韩国和美国之间的协作与沟通需要加强。

“KoreaPassing”是掉进了想要离间韩美的朝鲜的“通美崩南战略”的陷阱,因此韩美两国要保持强有力的互助,使朝鲜的对话战略破产。

现在金正恩还不清楚美国的军事实力和威力。他以为只要核与ICBM成功了,美国就不得不承认朝鲜的拥核国地位,解除对朝制裁。

有一些人不相信软实力,也有声音说发展军备是唯一的选择。但是我想很有必要重新审视这一问题:在采取军事对抗前我们真的已经用尽所有非军事手段了吗?

我认为在采用军事手段之前,无论如何要直接见一见金正恩,试探他的心思,最好是提供对话的机会并尝试说服他:如果不愿意放弃核武器,最终只能走上自取灭亡的道路。

我们无法改变朝鲜金正恩政权的恐怖统治。但是我们可以将外部信息传递给朝鲜人民,使朝鲜人民觉醒。

今天我想问一问在座的诸位,美国是否能往这个方向行动?

为了应对朝鲜的ICMB开发,美国投入了数百亿美元开发新式武器。但是目前为止,美国在促进外部消息流入朝鲜的事业上仅仅花费了微不足道的数额。

以前苏联和东欧解体的经验告诉我们,共产体制更换的最有效途径是外部信息流入,以及由此引发的人民思想的变化。东德人民如果不曾看过西德的电视,柏林墙岂能那么容易就被推倒。由此可知,应当在促进外部消息流入朝鲜国内方面做出更多努力。假如匈牙利没有开放和奥地利的国境,使东德人民进入西德的道路得以开通,德国统一也不会那么容易就实现。

目前已经有3万名朝鲜人脱离北部进入韩国。有数万名朝鲜人躲藏在中国,从事各种人身买卖和奴隶劳动。

美国应当要求中国和俄罗斯持续参与到对朝的经济制裁中来,于此同时要努力终止中国的脱北民送还政策。

全世界曾为废除南非的种族隔离政策而团结。

全世界为终结仅次于纳粹犯罪的朝鲜人权伦理行为而行动的时代已经到来。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