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名义声明的分析与朝鲜今后行为预测

2017年9月与对朝专家座谈

1.绪论

2017年9月19日(韩国时间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发表的演说中发出“彻底摧毁朝鲜”的警告,不过仅一天时间,21日金正恩就以本人名义发表声明回击,称“将考虑采取史上最高级别的超强硬应对措施”。

在这次金正恩与特朗普之间的“骂战”中,金正恩称特朗普为“老家伙”、“玩火的流氓和强盗”,特朗普则嘲笑金正恩是“疯子”、“火箭男”,这些万不该出现在国家领导人口中的词语在这次斗气战中一直被使用。

对此朝鲜外相李勇浩猜测投向纽约的炮弹可能是指“在太平洋上空进行氢弹试验”,美国也没有停留在口头之争,紧接着9月23日晚几架美国空军“B-1B枪骑兵战略轰炸机”被命飞向朝鲜东海的国际空域。

朝鲜外相李勇浩9月23日(当地时间)就联合国总会演说威胁美国,称“一旦出现军事攻击迹象,朝鲜会毫不留情采取先制行动作为预防措施”。

然而观察这次金正恩声明内容和最近朝鲜内部的运转情况,我预测朝鲜并不会采取向太平洋上空发射氢弹试验这样自取灭亡的“疯子”行为。

 

2.金正恩声明发表的背景和朝鲜动向的特殊之处

2.1.朝鲜的应对措施可以评价是以金正恩个人情感和对特朗普强硬表态的惊讶为基础。

和随心所欲畅所欲言的特朗普不同,在朝鲜,金正恩既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也是朝鲜人民心中神化的对象。

经过金日成和金正日,到了金正恩时代,朝鲜一直以来无论何时都将金正恩在干部面前随意说的话都称作“首领的语录”美化并认真记录、向国内外公开。

金正日时代也是一样,金正日给外务省第一副相江锡柱打电话时用粗话下达的指示也被外务省书记室实际上用“语录”郑重地整理并向传达给外交官。然而这次金正恩声明中的措辞中却出现了绝不该出现在首领口中的语句。

 

2.2.以朝鲜迅速的应对来看,很有可能未经过有关部门缜密的事前协商,而是由金正恩主动提议。

朝鲜发表重要对外立场通常以2种方式进行。

一是外务省向金正恩报告“有关某某问题的对策意见”,得到结论后对外发表的方式。这种情况下要想得到金正恩的首肯通常要花费2-3天。

另一种情况是外务省还未向金正恩报告,金正恩在自己办公室或者府邸比其他人提前看到外媒报道,然后向外务省致电了解、采取对策,督促外务省尽快准备报告。

但是后者的情况很少见。

如果是金正恩主动给外务省第一副相指示的事项,金正恩会在办公室等待,要在几个小时之内报告,这种情况下金正恩也会立即下达决策。

这次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演说后不到一天的时间,金正恩在21日就发表声明来看,金正恩应该是没有离开座位,一直在原地等待声明草案出炉后立即批准,连照片也是马上拍摄的。

也就是说金正恩为了这件事押上了一整天。

朝鲜在发表金正恩的声明之后,紧接着又报道了金正恩去果树农场视察的内容,从时间上看金正恩并不是发表声明之后去视察了果树农场,将几天前视察的内容后续在声明发表之后,好像是为了向国内人民展示金正恩的从容不迫,营造金正恩的强悍“形象”。

 

2.3.发表形式也是至今朝鲜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最高领导人声明,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是依托金正恩指示的“自上而下的决策”。

这次朝鲜首次以金正恩的国务委员长职务来正式确立代表朝鲜是极为罕见的。到目前为止,按照朝鲜宪法,对外代表朝鲜的是最高人民会常任委员长职务,因此外国大使们的国书也是由金英南常任委员长接收,向海外派遣朝鲜大使时的国书也是以金英南常任委员长的名字下达。

今后金正恩是否将会代表朝鲜进行对外的正式活动仍是未知数。

但是像这样重要的问题是外务省无法独自决断的,至少外务省第一副相要和金正恩用电话事前协商,这不是外务省能主动提议的事项。

因为与宪法有关的问题,是需要与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法制部进行事前协议的事项,这样的问题很难一天内就做出决断。

跳过如此复杂的过程意味着这次举措采取的是依托金正恩指示的“自上而下的决定过程”。

 

2.4.观察朝鲜现政府的动向可以发现,相比对美国的某种超强硬应对做准备,似乎内含哄着怒火中烧金正恩的“过度忠诚意图”。

朝鲜外相李勇浩在纽约提到“太平洋上空进行氢弹试验”这样连朝鲜人都难以相信的超强硬应对举措。

然而现在在朝鲜内部每天进行的党政军各机关群众集会上,没有一个人敢谈论以后会采取怎样的超强硬应对举措。

甚至朝鲜劳动党组织部公开中央党“本部党”工作人员们的集会事实。

在朝鲜中央党内所谓的“本部党”是另一个党组织的事实,是极少数人才知道的秘密。

党章中规定的党最高指导机关的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中还有一个所谓的“本部党”来控制监视各部门的组织,这一事实本身实际上是有违党章的,至今都是朝鲜作为机密探讨的事项。

也许为了向金正恩各报告各部门如何开展会议,是否忠诚,一些本不应该公开的内容也一并上交。

金正恩说采取超强硬举措,外务省就提议透露“太平洋氢弹试验”可能性、对美国进行最大强度威胁的可能性很大。

作为朝鲜外务省,如果不迎合金正恩如此火大的氛围,抛出超强硬修辞的“嘴炮”的话,很容易在思想上遭到“不争气机关”的批判。

现在朝鲜内部的动向是在朝鲜军队和人民内部鼓吹敌对意识,竭尽全力强化内部约束。

鼓吹对美韩的敌对心理是朝鲜防止人民逃离和对金正恩动摇现象的手段中的一环。

这次朝鲜以金正恩之名详细传达了特朗普的强硬表态,就是为了引发朝鲜内部的生存危机意识。

在朝鲜人民的立场上来看,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上提到的“灭绝共和国”、“完全破坏朝鲜”、“毁灭朝鲜”被视作美国将要杀死全体朝鲜人民的宣言。

这样一来,朝鲜人民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本能地为了生存,被激发敌对意识 ,使他们团结在金正恩周围、支持金正恩成为可能。

最终金正恩想要借特朗普的话语营造对美国的敌对和恐怖意识,巩固自身的领导体系。

 

3.朝鲜今后行为评价

3.1.朝鲜以金正恩之名宣布“超强硬应对”马上挑衅的可能性很小。

以朝鲜国防工业的水平是无法连续生产出能够一直进行ICBM发射试验的引擎的。

朝鲜在2017年3月进行过ICBM引擎试验之后,几乎四个月之后才进行ICBM试验发射。

从2016年1月的第四次核试验到9月的第五次核试验,几乎经过了近9个月的时间,而从第五次到2017年的第六次核试验的准备又几乎花费了一年时间。

无论朝鲜如何开展速度战,似乎在2017年年末之前都无法结束第七次核试验的准备。

特别是第六次核试验后引发了二次地震,万塔山发生山体滑坡,由此也可推断丰溪里的核设施可能也受到了极大破坏。

观察以前的事例,加速发展核的金正恩在性格上并不是观察对外形势来选择核或导弹试验的日期,而是准备好就会当时去试验的“速度战”方式。

金正恩明确意识到当前朝鲜拥有的资源在受制裁的情况下很难坚持下去,2018年初将不得不重返对话。

 

3.2.即便金正恩日后挑衅也不会越过美国的“红线”。

不止是日本的专属经济海域,连日本领土上方都发射导弹的金正恩曾透露“关岛附近进行导弹试验”的可能性,然而在美国的强势回应下悄悄不再提及。

金正恩知道自己如果向太平洋上空用导弹进行氢弹试验或者向关岛附近发射导弹的话,美国绝不会善罢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