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朝鲜日报主办的亚洲领导能力会议上的演讲稿

首先向朝鲜日报社和分享财团理事长安秉勋表示感谢, 让我在第八届亚洲领导能力会议上以 “包容和统合” 为主题发言。

今天在这里我想有关“韩半岛统一的主体是到底是谁,要想通过包容和统合方法的实现统一,需要我们要做什么”谈一谈自己的拙见。

我认为韩半岛统一的主体是韩国国民和朝鲜人民。相信我们统一的方式将是南北民众同心协力用人民的力量摧毁分裂的物理壁垒。

如今,大韩民国发展成了全世界景仰的民主主义国家和全球经济强国。相反,从90年代中期起,朝鲜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和福祉体系崩溃。此后至今20余年间, 反对金氏一家世袭统治并想自由地决定自己生存方式的人们地下反抗和斗争持续进行。在20多年前开始出现小型黑市的朝鲜,如今已有400多个有着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要素的市场扎根。

今天在朝鲜常见的生意人或大手笔放债商人们在20多年前市场形成初期时,都会以摧毁社会主义经济体制的 “非社会主义分子”, “走私犯”, “放债商”, “钱主”的罪名被处决。

然而, 朝鲜居民不屈从当局的镇压和公开处决, 他们明白只有靠自己才能生存下去,由此逐渐建立起了市场经济体制,使得如今以市场体制为基础的过程无法逆转。

金正恩体制上台后的5年间,有140余名高层干部因怀疑核经济并进路线、公开主张国家现代化或暗地里对金正恩进行抵抗而被处决。以他们为首,反抗金正恩体制后被驱逐出平壤或被抓到收容所的人是光州民主化斗争中牺牲者的100倍。

在朝鲜劳动党过去70余年的历史中,虽然有过一些个人以反党反革命宗派分子的罪名被肃清,但是引领朝鲜社会的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中一个行政部整体遭遇杀戮的事是闻所未闻的。

当今朝鲜人民一旦传播韩国电影就会被枪杀,只要看韩国电影就会被严重处罚,即便是在这种恐怖的状况之下,白天高呼金正恩万岁、晚上在家偷偷地看韩国电影的生活潮流已经在朝鲜蔓延开来。

即便年轻的大学生和年轻人在当局的管制、监视和生命威胁下,也接受了韩流的影响,学韩国装扮和口音,有机会还会悄悄地唱韩国歌曲和美国歌曲。

不久前越过三八线的17岁朝鲜军士兵对于”如何逃离军营步行35公里越过停战线”的提问, 他答道:”想着在入伍服役之前看过的韩国电影, 越过了死亡界线。”

参加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的数学英才为了实现数学家的梦想,把父母留在朝鲜,独自选择了韩国行。在不满当局政策却对父母也难诉衷心的朝鲜社会,10多名女服务员集体归顺韩国的事实在几年前还是无法想象的。

朝鲜对直接反抗朝鲜体制的人或者父母兄弟中有反对朝鲜体制的人实行连坐制,就是因为这个制度,有将近朝鲜居民百分之一的二十多万名朝鲜居民被关押在政治犯收容所,监狱,劳动锻炼队。

2009年11月金正恩一被任命为继任者就将进行的货币改革不过一个月的朴南基处决,结束了货币改革。这是朝鲜人民对朝鲜领导人和非现实性经济政策全国性地抵抗的第一个事例。

金正恩要想控制天生反抗心顽强,背离朝鲜体制的朝鲜人民就有一个方法,利用公开处决的恐怖政治和核导弹开发来确保向心力。

金正恩体制害怕的不是美国的”先制攻击”,而是倒向韩国的朝鲜人民的民心和‘自己的生存与领导者的政策无关,要靠自己守护’的意识变化。

但可惜的是,到现在朝鲜人民对朝鲜体制的无声反抗和斗争没有得到韩国国民和国际共同体的应有的关心和支援。

 

各位!禁止人民自由表达意愿的共产体制因为其体制的特性事前无法了解到人民的愤怒和挫败感达到何种程度。

然而欧洲共产主义历史告诉我们的真理是,民众们的愤怒和挫败感爆发的瞬间,共产主义体制就会崩溃。

就像韩国用民众的力量实现经济增长和民主化,朝鲜的民主化也应该通过朝鲜民众的斗争来实现。

那么至今为了经济增长和民主化一直向前冲刺的韩国国民现在应该听到反对朝鲜体制、地下反抗的朝鲜民众的声音。

过去投身于韩国社会民主化斗争的民主义勇士们和人权斗士们,现在应该引领朝鲜人民的民主化和人权斗争。

虽然目前对朝制裁没能削弱金正恩的核导弹野心, 却使朝鲜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进一步萎缩,对促使朝鲜人民寻找生存权的意识变化做出了巨大贡献。

现在要动用各种手段和方法应该告诉朝鲜人民,韩国自豪的民主化斗争历史和经济成果以及人类固有的权利。

如果对金正恩来说有核和导弹这两种不对称武器, 那么对于我们来说, 就是拥有自由和民主主义价值、经济实力这样的不对称武器。

 

如果金正恩为了准备对韩国进行军事攻击而将无人机渗透到韩国的中心, 我们应该用无人飞机向朝鲜散发传单和美元,让朝鲜居民感到不孤独。

不要使用“掩体炸弹” 而应该投“传单和美元炸弹”。要通过与朝鲜人民和政策制定者的接触和人际交往传达我们想帮助朝鲜居民们的心意,要继续能够联结中断文化的民间交流合作与支援。

重启作为南北之间的冲突缓冲剂的开城工业园区,在尊重朝鲜工人权的原则下,告诉朝鲜人民有权通过他们的劳动得到补偿。

朝韩之间的当局间对话也要无条件展开。在南北关系断绝的过去10年里,韩国的政治结构变得更加透明,民主主义的合法程序也得到强化。要明确告诉金正恩,以特定决策者的决心向朝鲜提供某些东西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不放弃核武器和导弹,从韩国什么也得不到。

现在我们不要把自己民族的命运交给别人,而应该由我们来决定。

帮助唤醒朝鲜人民,用他们的双手在朝鲜进行和平的政权交替,只有血缘和语言,文化相同的韩国国民才能做到。

已经来到韩国的3万名脱北者是瓦解金正恩政权的“统一先锋战士”,是“统一的资产”。

脱北者团体的统一活动需要韩国国民的支持。他们的统一活动要克服被国内政治局势所左右的情况。要想让朝鲜精英们离开金正恩政权、与韩国国民携手实现统一大业,政府应该在民族和解的原则下,制定相应的政策,获得精英阶层的民心。

韩国政府应该借鉴以前西德政府的智慧。西德政府说服匈牙利政府开放与奥地利之间的国境,用人民的力量摧毁了柏林墙。

如果我们说服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让他们开放中朝边境,想来韩国的数百万名朝鲜人民将越过鸭绿江和图们江,那么停战线将在几天内就瓦解。

现在是中国和俄罗斯要认可朝鲜的变化,应该做出放弃朝鲜的战略性选择。

对不仅是朝鲜人民,甚至连自己的姑父和同父异母的哥哥、20多岁花样年华的美国年轻人都毫不犹豫夺取生命的金正恩和践踏人权的人,国际共同体必须采纳提交给国际刑事法庭的联合国决议。

当南北人民为了统一心连心,将南北统一的热情融为一体释放之时,周边国家也会被韩国民众的统一热潮所包围, 无法阻挡统一。

我认为这就是我们应该主导的统一方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