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对于文在寅政府的对朝信息的反应 以及今后韩美首脑会谈中的参考事项

20176 与记者团研讨会发言稿

 

2017年6月23日,朝鲜的对韩机构民族和解协议会指责日前文在寅总统的对朝信息, 称其”漏掉了为改善南北关系的最根本问题以及原则性的问题”

与此同时,向新政府提出了9个要求: 1. 自主改善朝韩关系 2. 停止韩美联合军演 3. 无条件停止互相诽谤及中伤 4. 优先解除朝韩军事冲突的危险 5. 朝韩对话中排除朝鲜核问题 6. 撤销对朝制裁 7. 清算保守政权的对朝政策 8. 遣返在中国餐厅集体脱北的女员工 9. 举办民族大会等。

通过朝鲜派出对韩机构向韩国提出9项公开要求事项和前不久派出驻印度朝鲜大使表示如果韩国和美国停止联合军演,朝鲜便可以停止核武器及导弹试验的这两件事可以看出,朝鲜的统战部和外务省正着手应对即将到来的韩美对话。

 

  1. 对于9个要求的分析

 

虽然朝鲜提出的9个要求事项看起来像在重新强调其一直以来提出的要求,但这其中也有新的内容。

 

1.1 新的要求事项中将朝韩对话中不能讨论朝鲜核问题以及撤回对朝制裁政策这两项要求从优先事项中向后推到第五、六位,而将要求韩国坚持朝韩关系的自主立场以及军事安全问题排在了优先位置。

从朝鲜将核问题和对朝制裁的优先顺序向后移动可以看出,朝鲜已经认识到了虽然目前是韩国的进步政权执政,但仍然很难将核问题完全从朝韩对话中排除,而且韩国政府也很难单独站出来解除对朝制裁。

这次朝鲜提出的9项要求事项中最先要求的是“坚持自主立场”,这其实与要求韩国站在6.15共同宣言和10.4宣言中提出的“我们自己民族之间”的立场上一样,旨在要求韩国政府在对朝政策上不要迎合美国。

换句话说,这是要求文在寅总统在即将举行的韩美首脑会谈中,即使面对美国的制裁和施压政策,也要明确提出韩国将不同于美国,而是将对朝政策的重心放在对话上。

在这次韩美首脑会谈中,如果达成了美国方面主张制裁和施压政策,而韩国主张以对话为中心的对朝政策的局面,金正恩会对与韩国对话产生很大的兴趣。

 

1.2 并没有强硬的提出关于国内政治和美国,中国的关系中一直未得到解决的萨德问题

在朝鲜看来,在军事安全问题上,韩国、美国和中国之间持续存在的关于萨德问题的矛盾,使朝鲜的导弹开发在国际社会上看起来很正当,是为了缓解韩美中联合对朝制裁政策而“必要的恶”。

 

1.3 重新提出遣返集体脱北的中国餐厅女员工。

这表明朝鲜试图用遣返脱北者的问题来缓解目前不断加强的人权问题上的对朝施压,也可以看出金正恩仍然在强烈要求统一战线部解决遣返女员工的问题。

这让我想起金正日在2000年6月15日共同宣言出台后,催促统一战线部赶快带回思想毫无转变的长期囚犯,以此来宣传朝鲜体制的优越性的事。

 

1.4 朝鲜已经将文在寅政府与之前的保守政权区分开来。显然,朝鲜已经判断出韩国政治势力格局上,现政府是明确的亲朝政府。

虽然之前朝鲜批判韩国现政府“看美国和傀儡保守败党的眼色”,“态度优柔寡断不稳定”,“与傀儡保守政党时期没有区别”,但从现在的态度来看,对韩国的评价似乎变成了虽然文在寅政府内心希望与朝鲜和解,但是由于美国和韩国保守势力的压力,没办法轻松的站出来改善与朝鲜的关系。

如果朝鲜的对韩部门或金正恩认为现政府和金大中、卢武铉政府一样,在朝韩对话中索取与金大中、卢武铉政府时期同样的补偿,抬高朝韩对话的门槛,那么就必须明确地改变朝鲜的认识。

 

  1. 鲜对于新政府的对朝信息持有排斥心理的原因

 

朝鲜仍然对文在寅总统重复的对朝信息持排斥的态度是由于:

 

2.1 目前总统的对朝信息中没有可以说服朝鲜中止核武器及导弹试验的核心事项。

 

朝鲜现在要求的是韩美停止或者减少联合军事演习,取消5.25制裁,无条件重启开城工业园区和金刚山旅游业。

朝鲜的对韩政策已经从之前很有攻击性的“朝鲜半岛主体思想的最后胜利”转变为防御性的“社会主义制度保卫战”,这已经不是秘密。

无论是朝鲜的对韩部门还是对外部门,在决定向提议方表态时,最重要的是计算如何以对话为代价换取政治和经济利益,并向金正恩汇报。

然而文在寅总统在6月15日的演讲中,并没有提到5.24制裁措施、重启开城同业园区和金刚山旅游业这些对朝制裁问题及朝韩关系的核心事项。

总统在6月16日的演讲中虽然提到了朝韩铁路连接问题,但这是中国和俄罗斯从几年前开始就一直向朝鲜提出的问题,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2.2 目前总统关于对朝政策的发言非常模棱两可,朝鲜判断新政府的政策很容易受突发情况的影响,并不会持久。

文总统起初说如果朝鲜停止核武器和导弹挑衅,韩国将无条件启动对话。

但是在美国大学生奥托·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死亡事件出现后,文政府似乎意识到了美国的强硬态度,在接受美国和欧洲媒体采访时强调,要采取两个阶段措施,首先冻结朝鲜的核武器和导弹活动,然后再达到完全废除核计划的目的。这和特朗普总统的对朝政策如出一辙。

严格来说,特朗普对朝展开对话的前提是非核化,而文总统是冻结,两者其实大相径庭,但是在朝鲜看来却如出一辙。

在朝鲜看来,文在寅总统的对朝政策的大体框架是事先与特朗普协商后确定的。

在这种情况下朝鲜判断,比起即时回应文在寅总统的对朝信息,表达想要通过对话解除对朝制裁的心迹,不如等到即将在6月末举行的韩美首脑会谈后,再根据结果表明态度。

 

  1. 今后朝将采取的行动

 

3.1 朝鲜放弃核武器几乎不可能

 

朝鲜2013年3月已经宣布要通过核武器和经济发展齐头并进,实现核武器的高度化、小型化和规格化的党政策。

想让朝鲜中途放弃党政策是不可能的,放弃核武器代表着金正恩及朝鲜领导层不堪外界压力,从而显得懦弱,这很可能会对政权构成威胁。

朝鲜所说的核武器小型化是指,将能够装进飞机攻击韩国任何地区的“小男孩”型原始性核武器小型化,并用来装载导弹的核武器实战装置。

关于核武器实战装置是指开发出能够攻击到美国本土的洲际导弹,还是只开发能够攻击到日本和关岛的核弹的问题,朝鲜可能不会发展到洲际导弹,而是只发展到拥有攻击日本和韩国的能力。

但是,我们必须承认的是,朝鲜宣布冻结核试验将会是在韩国进入朝鲜核导弹袭击范围之后。

我们需要大胆的承认,韩国人民与领土将成为补偿朝鲜冻结核武器试验的人质,从冻结到实现非核化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们都将作为朝鲜的人质生活,我们需要对此采取措施。

只有接受现实才能找到应对政策。

 

3.2 朝鲜将发展到核武器小型化

在安全问题上绝对不能模棱两可。

在今年新年贺词上,金正恩表示核弹头爆炸实验成功,暗示已经完成核武器小型化,但是我们判断,核武器小型化并没有成功。

但朝鲜一定会发展到核武器小型化。

有朝鲜内部传言说,若要实现核武器小型化,至少要进行7次核试验。

我们需要考虑可否通过对话和协商使朝鲜停止核武器小型化。

 

  1. 韩美首脑会谈上需要考虑的事项

 

毫无疑问,无论采取什么样的方法,都应该停止朝鲜核武器的急速发展。

但是美国应该对这个过程当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开诚布公,共同探讨以寻求合理的解决方案。

文在寅总统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提出了首先实现冻结核导弹试验的过渡阶段,然后再进一步的实现无核化的两步法解决方案。

预计在这次与特朗普的对话中,也将会说明这种两步法

但是在向美国解释这个两步法时,需要清楚地向特朗普说明这个方法的弱点和韩国的特殊情况,确保两同盟国之间不会产生误会。

 

4.1 首先,需要向特朗普明确的表示为了停止朝鲜核武器的发展,我们需要无条件的开启与朝鲜的对话。

虽然停止想要完成核武器实战装置的朝鲜的核试验看起来几乎不可能,尽管如此,文在寅总统也应该明确的表示希望通过对话来尝试说服朝鲜的想法。

要事先明确的表明与朝鲜的对话并不会使核冻结和非核化立竿见影,从而使特朗普不会对对话有过高的期待。

 

4.2 接下来,总统需要向特朗普明确说明对朝鲜采取“冻结奖励”方法伴随着哪些风险。

如果韩国不满足朝鲜提出的停止联合军演或者解除对朝制裁的要求,朝鲜就没有理由同意冻结核武器。

但是如果用停止联合军演这种军事安全问题来作为核冻结的交换条件,很有可能让朝鲜错以为韩美军事同盟关系已经完全瓦解。

因此,韩国能做的就只有联合国制裁以外,例如解除5.24措施,恢复开城工业园区,恢复金刚山旅游业等问题了。

但需要清楚向特朗普表明,就算是以这些作为冻结朝鲜核导弹试验的条件,直到朝鲜弃核为止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韩国和驻韩美军都将成为朝鲜的核人质。并且要说明,虽然要承担这种风险,韩国仍然需要采取用解除制裁来交换核冻结的方案。

会谈中最大的问题是冻结后如果没有实现非核化,而是只停留在冻结阶段的话,最终韩国会受到既认同了朝鲜是个核拥有国,又解除了对朝制裁的指责。因此,需要向特朗普说明,如果没有实现非核化,便将重新实施对朝制裁与施压。

尽管美国和韩国将在核冻结之后最大程度地共同努力实现无核化,但如果朝鲜最终拒绝无核化,韩国和美国该采取怎么样的政策的问题也需要在此次首脑会谈中探讨。

否则,如果实施冻结核武器之后并没有实现非核化,韩国将无法独自承担这个后果。

韩国可以引导实现核冻结。

但是最大的问题是最终无法实现非核化的情况。

1994年朝美日内瓦协议是美国和朝鲜之间的核协议

虽然这个协议最终失败了,但是韩国并没有直接对此负责。

但是,最大的问题是,假如在解决朝鲜核问题上由韩国主导达成了冻结协议, 但如果最终没有实现非核化,韩国该如何承担这个后果和责任。

目前,最合理的方法是在这次首脑会谈上,就解决核武器的两步法,即在核冻结之前由韩国来负责,核冻结后到非核化的进程由美国来负责的“合理的角色分担”进行协商。

在这个时期,我们需要暂停下来深思熟虑。

如果韩国在持有解决朝鲜核问题的主导权的情况下,在朝韩会谈上对核冻结问题做出妥协之后,朝鲜又重新实施核试验打破协议的话,那时韩国就不得不重新呼吁美国、中国和俄罗斯等国际社会对朝制裁和施压。

到了那时,不知周边国家还会不会回应韩国的呼吁…

 

4.3 比起将朝鲜的核问题寄托在随时可能被朝鲜打破的朝韩关系上,我们应该考虑是否把重心放在六方会谈这样的多方会谈上,反而能更好地制约朝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