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朝核问题的合理可行手段之考察

2017年6月和对朝专家们的谈话

 

最近人们围绕朝鲜核导弹问题的解决之法议论纷纷。

有人主张“如果朝鲜停止核导弹挑衅,美国可以减少韩半岛战略资产和韩美协同军演”,但随即有人对这种观点进行了批判。部分人认为这次保守政府的制裁和一边倒的压制政策正在加深韩半岛危机。

对于不久前还在朝鲜体制中工作的笔者来说,面对韩国这些五花八门的观点,深感困惑。

笔者以为,想要找到解决朝鲜核导弹开发问题的正确解法,就必须先理解朝鲜开发核导弹的根本原因。

 

 

  1. 朝鲜开发核导弹原因

1.1. 朝鲜的核导弹开发政策是韩国在体制对决中胜利所引发的必然结果

 

朝鲜不得不进行核与导弹开发,并不是因为韩美军事同盟以及美军驻扎韩半岛,也不是因为韩美协同军演或是美国将核资产投入半岛。过去30年来韩国在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取得大量成果,朝鲜现在的行动恰恰是韩国在半岛体制对决及斗争中取得胜利所引发的必然结果。

随着冷战结束,朝鲜丧失了前苏联这一政治军事同盟,而中国实行了改革开放政策。过去30年间,朝鲜和它的对手——民主主义日益成熟并逐渐成长为“全球经济领头人”的韩国——经历了一番艰难的苦战。

这期间南北之间的经济差距已经扩大到了44:1,与此同时曾以120万的常备军力维持着军事优势的朝鲜面对日渐扩大的军事差距却无能为力。

令金正恩更加感到不安的是,朝鲜人民通过市场提高了自我生存能力,而韩流的流入使得民众的认识产生变化。

在这种变化下,朝鲜精英阶层对于朝鲜体制究竟能在半岛体制对抗中坚持到何时有着强烈的不安,朝鲜军部非常清楚以朝鲜现在的武装力量根本无法实现“祖国统一大事变”。

对于金正恩来说,核与导弹是应对美韩两国“军事威胁”的举措,也是可以支撑正在崩溃的朝鲜体制走到最后的唯一支柱。

因此朝鲜将核导弹开发政策视为“万能的宝剑”,戴在这里也恰当,戴在那里也说得通。

 

1.2. 假如采取消除金正恩安保不安感的方法解决核问题,结果可能使韩国倒退30年

 

金正恩对自己的体制、理念以及世袭统治是不安的,而如果想要通过消除金正恩的不安感来解决朝鲜核与导弹问题,那大概只能让韩国社会倒退到30年前,军事独裁体制复活,经济力量退回1970年代,从而使南北间再次达到均衡状态。

当然朝鲜在南北间政治经济军事维持着相对均衡的1970年代已经在展望未来,走上核武器研发之路……

面对这样的朝鲜,我们能通过对话和协商使其弃核吗?

 

  1. 仅通过对话和协商使朝鲜弃核是不可能的

 

对话和协商是绝对不可能使朝鲜弃核的。

金正恩不会理会别人说什么或做什么,只有当他成功实现核武器小型化,完成核导弹能够打击到美国关岛(美国本土是否能打击到还需要再探讨)的核实战部署,产生所谓“心理上的安全感”以后,他才会进行核导弹冻结协商。

 

2.1. 2013年3月金正恩采取“核经并进路线”的背景

 

2013年3月,金正恩对金日成和金正日的“朝鲜半岛无核化”伪装性核开发政策进行“死亡宣告”,转而采取公开进行核实战部署的“核经并进路线”。我们有必要重新审视金正恩这一举动的原因。

实际上,金正恩“核经并进路线”的出台对于朝鲜而言是主动放弃了利用核问题这张牌从美国和韩国获取经济补偿的战略灵活性,因此当时在朝鲜内部也产生一些不赞同的声音。

2012年真正从父亲金正日手中接过朝鲜的金正恩花了一年的时间视察了包括停战线附近在内的所有部队,重新检查了政治经济等朝鲜社会各方面的实际情况。

当时朝鲜军部提出的意见是“现在凭借常用武装实现对南和解统一是不可能的,必须发展核导弹等非对称武器”。外务省和内阁等经济部门中“即使不能公开谈论,但是核导弹开发政策更加隐秘地进行,或者至少进行一段时间,然后走上全面的经济现代化”的意见开始抬头。

至于金正恩本人也是一方面采取经济特区建设、旅游观光发展、牡丹峰乐团示范演出等手段在朝鲜投下改革的火种,另一方面却日渐苦恼于自己究竟能否一手同时抓住维持世袭与实现朝鲜近代化这两条“兔子尾巴”。

2013年3月朝鲜核经并进路线的出台,最终令比起政策变化和近代化不得不更加重视继承与世袭统治的金正恩及朝鲜劳动党组织部等强硬势力的立场在全社会范围内得到巩固。在这种政策变更之中,曾希望进行改革和近代化的张成泽一派遭到肃清是必然的。

从韩国的立场来看,核导弹开发是令朝鲜更加被孤立、近代化进程更加倒退的不合理的决定。但是从金正恩的角度来看,这却是他维持世袭统治的唯一方法了。

因此,单纯从安保和军事角度来审视朝核问题是不合理的,要从政治层面进行考察才会产生答案。

 

2.2. 朝鲜政策的基点是维持金家世袭统治

 

朝鲜所有政策的基点是其对维持金家世袭统治是否有利。

有人认为如果有更大的经济刺激朝鲜就会弃核。然而中国和俄罗斯从很久以前就提出建设横穿朝鲜半岛的铁路、公路、天然气管道,朝鲜一直没有接受。因为朝鲜担心如果将铁路和公路连接起来,并成为韩国、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运输通道,结果很可能会使朝鲜居民的思想发生变化从而引起体制崩溃。

 

2.3.金正恩把韩国视为需要消灭的对象

 

我们应当知道,南北间无法弥合的军事经济差距以及韩国的民主化运动使金正恩将韩国视为维持金氏家族生存所必须消灭的对象。

在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口中首尔被无比自然地称作“南朝鲜废墟”,等于宣告核武器将来会使用在韩国民众身上。对于这一点,韩国要有深刻的认识。

将“人道主义干涉”合法化的国际新秩序也使金正恩更加坚信,除了核与导弹以外没有其他办法能帮助朝鲜在“阿拉伯之春”等类似事件发生时可以切断来自外国的人道主义干涉。

无论外界怎样向金正恩承诺体制保障都无法消除金正恩的不安,因此即便韩美以巨大的经济补偿为代价与同朝鲜达成弃核协议,其结果终究会和1994年的“日内瓦朝美核框架协议”一样成为骗局。

 

  1. 我们如何应对?

 

3.1. 朝核问题阶段性解决的危险性

 

在解决朝鲜问题上,先出台冻结核导弹试验的中间协议再完全驱除核威胁的分阶段式解决方案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

哪怕签订了核冻结协议,朝鲜都绝对不会弃核。

如果韩国采取解除制裁或减少韩美军演等军事缓和措施来谋求冻结朝核,那么就等于暂时承认了朝鲜的拥核国地位,在朝鲜弃核之前,韩国对于朝鲜进入核打击圈一事都将处于临时的公开默许状态。

这将使目前为止的对朝制裁决议失去国际法基础,并让深陷制裁旋涡的金正恩得以喘息,带来十分危险的后果。

 

3.2. 制裁和干预相配合的“两面主义接触”是最现实的

 

就当前情况来看,我想如果韩国能在解决核导弹问题中掌握主动权,实行将核与南北关系互相分离、制裁和干预双管齐下的“两面主义接触”政策,或许是最现实的。因此我们

 

3.2.1. 要维持现在国际社会在朝核问题上的对朝制裁合作,直至金正恩主动放弃核武器。

 

维持现有的对朝制裁合作,最重要的一点是绝对制止“Korea Passing”抬头,管理好韩美同盟。

目前朝核问题中最令人担忧的事情是特朗普行政部被绕进了朝鲜的“通美溃南”政策,可能会在没有韩国介入的情况下率先和朝鲜进行“核冻结时解除制裁”的协谈,或是单独对朝发动“外科手术式先发制人的攻击”,又或者做出撤回萨德和驻韩美军的决定。

我们应当时常警惕,韩美同盟的基础“协同前进(we go together)”概念可能会遭到信奉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哲学的特朗普的抛弃,美国也许会将朝核政策从“核废弃”转为“核管理”,并在朝鲜承诺核冻结或不进行核扩散时向朝鲜妥协。

在6月举行的韩美首脑会谈中,要强调韩美两国在解决朝核问题的过程中应当透明地共享所有问题,重申仅对达成协议的问题付诸行动的“协同前进”原则。

 

3.2.2. 要将朝核问题和南北关系相分离,利用南北关系有效地向朝鲜提出弃核要求

 

韩国和朝鲜断绝关系,实施“战略性的核无视政策”,这是不可取的。

假如将朝核问题的进展作为南北关系改善的条件,那么其结果是只要朝鲜不弃核,韩国就什么都做不了。

我们应当以韩国式的创新手段对朝鲜进行“管理”。要把朝鲜的金正恩视为“管理对象”,而不是解决朝核问题的“伙伴”。因此,

(1)民间层面的南北交流应当在不动摇对朝制裁的范围内加以活跃,借助两边的人员往来将自由民主主义之风吹进朝鲜国内。

(2)应当抛弃现有的“不会为了对话而进行对话”的观念,进行“为了对话的对话”,通过对话说服朝鲜的政策制定者们相信执迷于核导弹政策并不能实现朝鲜的近代化。

故而要摆脱那种“南北对话应取决于朝核问题的进展”的观念。

如果有必要,应当在“为了对话的对话”中促成南北首脑会谈,并创造机会让从来只能听得进强硬派的甜言蜜语的金正恩能直接接触到韩国舆论,尝试改变他的想法。

在南北首脑会谈中不一定非要达成6.15共同宣言、10.4宣言之类的南北协议。通过领导人会面让金正恩产生现实感,那么南北首脑会谈的目的就算是达到了。

但是像过去那样用金钱或某种优惠来促成南北首脑会谈的做法是不可取的。

那会让金正恩对局势产生误判,并且消磨韩国的强烈意志。

(3)应当在开城工业园朝鲜工人的工资和金刚山游客的参观费以实物结算的原则下重启开城工业园和金刚山旅游并且建立南北冲突缓冲机制。

 

3.2.3. 应当果断地承认在朝鲜“政权和平交替之后至弃核之前,韩国成为了朝核的人质”这一现实,并且出台实际的政策。

 

过去的几十年间,韩国一直自我安慰:朝鲜的核和导弹能力达到实用阶段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这种不现实的假想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时至今日,再去回顾曾经的政策失误已经毫无意义,韩国已经错过了实现朝鲜无核化的决定性时期,必须要认清这个现实并采取合理的对策。

应该承认发生核战争的可能性在逐渐增加的现实,并做好应对准备。

从目前朝鲜核导弹研发水平来看,朝鲜虽然已经有能力制造出可以打击到关岛的导弹,但是还无法在这种导弹上搭载小型化核弹头。

这暗示着,朝鲜在成功研制出洲际弹道导弹之前,有可能在核弹头小型化过程向核冻结妥协,或者是在达到能依靠飞行器使用原始核武器打击韩国的“小男孩(little boy)”水准后向核冻结妥协。

 

(1)应该承认韩国的导弹防御能力跟不上朝鲜的导弹技术研发速度,并采取必要的攻击及防御措施。

在国防安全问题上,要避免“战略性模糊”。

应当对“朝鲜实战配置了可以攻击到美国本土的核武器,而美国先发制人发动攻击”这种韩国无法控制的状况有所预见,从现在开始实行居民逃生训练之类的实质性应对措施。

如果因为担心引发社会不安和核恐怖症而粉饰太平不采取行动,最终可能会招来大祸。

(3)朝核问题日益严峻,已经到了使韩国国民讨论“独立核武装可能性”以及确保自主遏制能力的地步。应当向中国传达这种国民认识,利用外交手段解决萨德问题。

 

3.2.4. 应当开展各种将外部信息流入朝鲜的工作,促进朝鲜居民的开化,制定借助朝鲜人民的力量将统一问题与核问题一并解决的长期性战略。

 

朝核问题是需要进行长期作战的问题。

韩国一方面要与拥核的金正恩进行长期对话和共存,另一方面要隐秘地大力推进政权的和平更替。

如果看着金正恩的眼色迟延这一过程,那么拖得越久,我们与我们的后代被当作朝鲜的核人质的时间就会越久。

应当将对朝心理战作为对抗朝鲜核武器的“非对称武器”隐秘地加以使用,提高朝鲜人民的人权意识。

迄今为止,考虑到南北关系,韩国并没有运用“朝鲜信息流入”的非对称战略。

但是现在的情况迫在眉睫,已经到了使用这一威力巨大的非对称战略解决朝核问题的时候了。

然而主张南北对话的韩国政府不能直接使用这个“非对称武器”。

南北对决最终是自由民主主义和领袖独裁体制的对决,是多样性和单一性的较量。

因此要建立各种非政府组织,开展多样化的启蒙朝鲜民众的活动,以和平手段实现朝鲜政权的交替。

 

以上提出了解决朝核问题的各种选择。总而言之,通过外部情报的流入使朝鲜人民进行民众起义,并通过朝鲜人民的力量实现政权和平交替,从而使朝核问题与半岛统一问题一并得到解决的历史性时刻必将到来。